speed_plus 发表于 2013-01-23

在我小学四年级的课文里有一篇文章——《威尼斯的小艇》,于是无论见识与外表如何变化,那座叫威尼斯的水城生动的样子已经如油画一般绘涂于我的心底。当飞机降临在能眺见阿尔卑斯山上的雪的米兰那刻,我径直上了通往威尼斯港口的汽车。从码头见到大海的那刻开始,那幅关于威尼斯的油画在心底浮现清晰起来。约过半小时的海上行程,我在这颗亚得里亚海的明珠上了岸。

那一刻,当我坐着刚朵拉开始这次意大利之旅时,我竟有些兴奋到分不清是梦还是真了。这条如新月般的小艇就这样载着我开始游弋于这座建于水上城市的小巷里,望着两边高耸的墙面,或米黄或赭红或桔红或淡白,虽色彩缤纷,却无不展现出在一千五百年的历史中渐渐斑驳的面容。我喜欢这种灿烂里的留痕,艳丽却不艳俗,凝重却不沉重,当我在划水的清脆声的陪伴下穿过一座石桥时,阳光突然从小巷的夹缝里射进来照在了我的脸上。我在蜿蜒的水巷里前行,时光仿佛不停与我擦肩而过。

威尼斯就是这样一幅与水有关的油画,时而灿烂时而浓烈时而冷静时而清丽。无论你在哪个角落,你总能瞥见那一幕你曾经幻想过的关于威尼斯的样子,你总能轻易找到那一幅藏在你心底好久好久的关于威尼斯的画卷,在这里,你所要做的只是悄悄将眼前的这幅摘下裱起来,然后继续乘着刚朵拉前行继续这美妙的旅程。当小艇突然从小巷的水道转入宽域的运河里时,阳光普照。岸边齐刷刷的木桩便是刚朵拉的灯塔,带着它通往曲折的远方,却看不到尽头。

正当我幻想着这条无限的水路通向光亮的远方时,我被刚朵拉倒着带进了又一条小巷,任由风景从我耳边掠过。我倒着坐在刚朵拉上,时光却不能因此倒流,我在看两岸退后的风景,却发现自己也成为了两岸游人相机里的风景。

小城终身与水相偎相伴,水有时漫过它的脚面,有时侵蚀着它的肌肤,有时冲洗着它的容颜,有时装饰着它的身体。小城不大的面积就这样被水分割成星星点点,而最终水成了小城的脉络,流动成小城得以延续的血液。没想到,我却能在这血液里随之游动,能近距离触碰到这一千五百年的历史。

我看见情侣在岸边忘我地亲吻,我闻见高高阳台上的花朵盛开的味道,我听见对面小船里人们自由地歌唱,我还感受到头顶的一阵风,那是一只鸽子正用力飞过。水巷两边有许多商铺、餐厅,你尽可以找一间钟意的就近停泊上岸。不过我没舍得错过下一站的风景,继续向前,朝着大海的方向。

大海的广阔是另一种风情,海中间的另一坐小岛的教堂正在向我靠近。我转头时,身后便是著名的叹息桥,传说走过它的犯人会止不住桥外的无限美景而发出唏嘘的叹息之声,而我也发出了一声叹息,因为刚朵拉即将驶入海港,完成这次旅程。

港口里整齐有序的刚朵拉停泊在大海的臂湾中,我眼前的海鸥,却正在朝水天一色的天际飞去,只有那排从水底升起的木桩还在痴痴望着远方。这外表平静的海水,原来早已深淌进威尼斯的每一个细胞里,与它唇齿相依,与它欢乐忧伤。


扬帆威尼斯




色彩灿烂的建筑


圣马可广场钟楼与粉色的总督府


下船码头


刚朵拉与木桩



大运河









水巷上的店铺





穿着水手服的威尼斯船夫




刚朵拉的标志






































从水巷驶入大海














桥上的人在看风景
































大海


[ 本帖最后由 speed_plus 于 2013-1-23 21:3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