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 发表于 2017-04-09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观众
2017年/4月/9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网站:SIS001

*********************************

  H小说,一整章再次无肉,有种要被人骂死的感觉……

  本想一章写完的内容变成了两章,两章成三章,现在又变成四章,虽然一章
还在修改的时候,下一章就开始写也是第一次……总之,请大家相信,我真是比
谁都希望赶紧把这一个段落写完,毕竟这一段内容太耽误时间了,弄得正职的那
个小说都完全没时间写了。

  另,上一篇里看到后面几个兄弟的回帖,说起二皇女的内容……确实啊,个
人也很喜欢二皇女的角色,而且说二皇女失去龙铁的控制,却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听着就很有意思,但具体能是什么样的呢?

  还有就是,不知道梦魇兽是不是不属于动物?

  然后,还是麻烦版主排版,谢谢。

第一章地址:

第二章地址:

《魔法实验》原文地址:

《冤罪皇女》原文地址:

*********************************

  「这里面有什么?」

  「阿莉娅殿下!!!」

  「我们要做什么?」

  「救阿莉娅殿下出来!!!」

  「放殿下出来!」

  「放殿下出来!!!」

  「不放怎么样?」

  「我们把阿莉娅殿下救出来!!!」

  「阿莉娅殿下!」

  「我们支持你!」

  「阿莉娅殿下!」

  「你是我们的姐妹!!!」

  二号宪兵监狱外,一个戴着有产者的卷边圆帽的男子持着一个纸筒喇叭,站
在桥边的护栏上,在一众群情激奋的市民中高喊着。数以百计的乞丐、顽童、短
衫客还有有产者,聚在一起,一声一声的高呼就像一蓬蓬巨大的海浪,拍打在二
号宪兵监狱外的墙壁上,震得那个藏身在监狱高墙和城堡塔楼中的纨绔子弟就像
是重新回到西部平原的战场上一样,在办公室内来回渡步。

  「狗屎,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玩的这么疯?是不怕死还是怎么着?」

  他耳听着从公室外传来的三皇女的惨叫,耳听着从办公室窗外传来的阿亚市
民们的怒吼,焦躁不安的吼道,似乎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边缘。

  「大人,您不必担心,这座城堡十分坚固,他们进不来的。」办公室内,一
个足有两米高的西部卢瓦尔口音的侍从,十分淡定的说道。

  「担心?我这是担心吗?我是厌恶这些乡巴佬!」他停下脚步,张着双手,
十指纠结的怒吼着,并在吼完后又颇有些神经质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拉了拉衣
领,重又瞧向窗外。

  「你看看这些暴徒,足有好几千人,他们全是为了那个母狗皇女来的。我就
不明白了,他们不是都看过她光着身子的样子吗?」

  「一个皇女,赤身裸体的被人瞧过,写满污秽,早就不是什么圣洁不可侵犯
了,为什么他们还会支持她呢?这些家伙被皇权迷惑傻了吗?一点脑子都没有?」

  「也许……应该把她拉出去,让他们把她干上一遍,他们实际上就是来肏她
的,根本不是为了救她。」

  「对了,你说我现在就把阿莉娅扔出去,让他们强奸她怎么样?」他狰狞的
笑着,似乎不是在开玩笑的瞧向自己的属下。

  「真是一个好主意,您要我这就去办吗?」

  「办?办什么啊?你没看到外面的情况吗?好几千人呢!我这里有什么?二
百五十七名囚犯,外加三十个看守!如果他们真要进来怎么办?对了,达克,回
头他们真冲进来的话,你一定要保护好我。我的马准备的怎么样了?备好马鞍,
让马准备好了吗?」

  「请放心吧,大人,您的马已经吃得饱饱的,也套好了马鞍,随时都可以使
用。」曾参加过沙麦领战役和红水河战役的宪兵看守依旧好像根木头一样戳在那
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的后跟紧紧挨在一起,木然的说道。

  「是吗?那就好……对了,麻袋呢?用来装那个贱货的麻袋也准备好了吗?
我可不想让她落在那些暴民手里,如果他们知道我对她做了什么的话……」

  「放心吧,大人,麻袋也准备好了,还有驮麻袋的马也准备好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咕咕……我会有今天都是那个骚货害的,我
本来应该手握大权,可以有机会接替我父亲的职务,在议会里担任议员。这个该
死的婊子,卑鄙无耻的陷害我,弄得我要在这种地方和囚犯呆在一起……诸神为
证,我绝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既然诸神慷慨的让她落到我的手里,我就一定要
让她百倍偿还,让她知道……」

  「大人,您看,好像是宪兵的骑兵队。」

  「什么?」

  「让开,让开!!!」

  「让开,让开!!!」

  窗外,正对着绿藻河大桥的监狱街方向,疾驰而来的宪兵骑兵队就像条黄浊
的蛟龙,在狭窄的街巷上横冲直撞。穿着一袭蓝色燕尾下摆的军服上装和黑色军
裤,戴着一顶别着一朵长长鹰羽的宽边帽的皇国四公主:玛耶殿下,英姿飒爽的
骑在四蹄生火的梦魇兽上,几乎是在冲来的瞬间,就凿穿了拥挤在二号宪兵监狱
外的人群。

  「快跑啊!」

  「宪兵队来啦!」

  「你这个叛徒!你还是阿莉娅殿下的妹妹吗?」

  「皇室的耻辱!!!」

  「败类!!!」

  「妓院里的婊子!!!」

  就如每次驱散这些暴民时一样,毫无组织性可言的市民在看到宪兵的同时,
就开始从二号宪兵监狱外逃开。他们大声呼叫着,说着侮辱玛耶,还有宪兵队骑
兵的脏话,穿过街市间狭窄的小楼与小楼间的过道,或是朝楼门里面钻去。「抓
住这些暴民,别让他们跑了!」任凭玛耶怎么娇声呼喝,还是在眨眼间就跑的干
干净净,就像徘徊在都城下水道里的老鼠般,让四皇女和宪兵们十分无奈。

  「殿下,不用追了,他们已经跑了。」

  「我知道!」骑在梦魇兽上的四皇女一声娇斥,拽着黑风的缰绳,黑色的梦
魇兽踏着着火的蹄子,在监狱外的街面上来回渡步,一粒粒火星在街上迸射。

  此刻,因为一路疾驰的缘故,玛耶粉嫩的小脸上挂满香汗,健康的小麦色肌
肤也因为魔法的缘故,就好像抹了腮红一样,红艳动人。

  她娇喘着,急速的呼吸让被军衣裹紧的酥胸夸张的起伏着,又因为一些她自
己都不知道的缘故,她那藏在衣服里面的翘挺双峰,就好像要爆开般的痛着,让
她咬紧银牙,真是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要拼命忍住,才能不痛呼出来。

  「赞美我们的四皇女殿下,玛耶殿下,您真是阿亚的守护者,我等的楷模啊!」
咣啷啷啷……伴着两扇铁格子大门的升起,镶着铁钉的厚重木门在监狱里面打开,
穿着一袭现在比较流行的红色修身外套和天蓝色长裤的监狱长从二号宪兵监狱里
走出,张着双臂,面上带着微笑的,来到皇女殿下面前。

  「刚才真是危险啊!幸亏有殿下您赶到。不过殿下,作为一个上过战场的尉
官,我必须说您几句,您的速度还是有点慢了,而且如果您分兵两路,从绿藻河
两边夹击,而不是单从监狱街一边过来的话,一定可以将这些暴徒全部围住,就
不会像现在这样,让他们跑了。」

  「闭嘴!你以为我有多想来这里吗?」一看到格尔特那张小人得志的脸孔就
恶心的四皇女再次娇喝一声,几乎就要挥起马鞭给他脸上一下。

  「你让人通知宪兵部,说有好几千暴徒把狮鹰城堡围了,实际就是这么点乞
丐?他们连武器都没有,能冲进监狱去?」

  「殿下,他们并不是没有武器,他们一直朝监狱扔石子,我的门卫都被打的
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对了,科泊尔和萨拉汉呢?这两个家伙躲到那个阴沟里去了?」格尔特脸
上的笑容变得全无,他强压着心底的怒火,一面给自己的胆小找着借口,一面又
想起自己派出去挨打的那两个惹到自己的士兵,转身朝两米多的中士问道。

  「我这就去找他们,一定是刚才投石子的暴民太多,他们受不了躲起来了。」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殿下,这就是我们拿着薪俸的英勇宪兵,几个石子
就能把他们吓跑。殿下,就靠这种货色,您叫我怎么保护这座监狱呢?这里可全
是重犯啊!」

  「闭嘴!我看的很清楚。」骑在梦魇兽上的皇女殿下再次一声娇喝,但是那
声音,却仿佛带着一点不受控制的小高音,就好像女子高潮时的尖叫一样。

  「殿下,您没什么事吧?」耳尖的监狱长赶紧问道。

  「没事……我……」玛耶强压下心底的愤怒,浑身燥热的感觉,被包裹的酥
胸只是被衣服勒住就疼的受不了的,让她在梦魇兽上根本就坐不住的动着自己的
身子,一对翘挺的双臀在黑色布料包裹下,在马鞍上不安的交替挪动着。

  她抬着下颌,雪白细腻的喉部微微蠕动,剧烈呼吸带来的快感,让她的身上
香汗淋漓,几乎再一张嘴就要控制不住的呻吟出来。而格尔特看在眼里,眼带坏
笑,盯着四皇女殿下那被蓝色和白色军装包裹的翘挺双峰,那一根根好像骷髅骑
兵制服一样横在衣服前的扣绊下,那好像小山包般翘起的弧度。

  身边,宪兵队的骑兵们也因为这一声高音策马聚了过来。

  「殿下,您没什么事吧?」

  玛耶十分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尽力的,压着自己身子里的那股燥热,娇小的
鼻翼一下一下翕张着,足足过了数秒之后,才终于到了可以说话的程度,缓缓的,
喘了几口长气……她的身子绷紧着,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瞧着二号宪兵监狱
敞开的大门,那足有十米深的黑黑门洞,那片在门洞后面显得狭窄的主城堡前的
庭院,还有那座连一扇窗户都看不到的主堡的高墙。

  吧嗒,吧嗒,马蹄声中,四皇女让黑风熄灭了蹄子上的烈焰,朝宪兵监狱行
去。

  「殿下,您要进去休息会儿吗?这是应该的。」原本还在坏笑的格尔特面色
一变,赶紧拦在梦魇兽前,做着像是要迎接,实际却是拦阻的动作,大声说道。

  「让开,难道我连进狮鹰城堡都不行吗?」

  「不是不行,我只是想提醒您,如果您想要探视那个叛国的女人的话……」

  「是殿下!阿莉娅姐姐还没有被宣判,她仍然是皇女,你要称她为殿下,明
白吗?」骑在梦魇兽上的四皇女生气的姣斥着,但是在那一下之后——剧烈的呼
吸,空气穿过喉部进入肺中的快感,让玛耶控制不住的,就好像双腿间的小穴被
一根看不见的粗大的东西用力捅进一样,让她的身子瞬的再次绷紧,以着一种夸
张的前凸后翘的姿势,挺着双峰,纤背极力向后仰着,撅着翘臀的姿势,坐在梦
魇兽上,说话的声音都是又一次戛然而止。

  「……是,就算是殿下吧……」再次看出不对的格尔特又是一阵坏笑的说道。

  「格尔特……」玛耶控制不住的绷紧着粉颈,娇嫩的嘴角两边的肌肤都在微
微抽动着,向上仰起着脖子,抿着嘴角,以着莫大的毅力,忍着身子里一波一波
袭来的快感,一字一顿的念道:「格尔特……不要以为你的父亲是伯爵……你就
有什么了不起。」

  「皇都……皇都内……伯爵……没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一半……一半的人都是贵族……爵位……贵族子弟……」

  「真正掌权……皇室……」

  「是,是,殿下您说的是……」面前的男人继续坏笑着说道,瞧着面红耳赤
的四皇女的窘态。没错,他有十足的把握断定,四皇女是发情了——虽然他不能
肯定玛耶是不是和二皇女一样,也是那么淫乱,不过贵族子弟间的传闻,还有眼
前的事实,都让他确信自己的判断没错。

  「殿下需不需要去我那里休息一下呢?」他心里坏坏的盘算着,想着如果玛
耶真和二皇女的情况一样,是在发情的话,说不准自己直接在监狱里就可以……

  「殿下,殿下!!!」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就是玛耶他们刚刚来的
方向,又一名穿着蓝色和白色军装的宪兵,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飞驰而
来。

  「怎么?又是哪里出事了吗?」

  不等殿下发话,一名随行的宪兵就抢先问道。

  「不是,弗莱德大人已经把南堤特男爵送回正义女神街了。」策马赶来的宪
兵不敢去抹面上的汗水,笔杆条直的坐在马上,摘下帽子的对皇女说道。

  正在发情的皇女没法立刻去问,只能继续压着身子里的躁动,前凸后翘绷紧
着身子,一双修长的裹在长裤中的美腿不安的夹紧着梦魇兽的腹部,微微的摩挲
着。弄得她胯下的梦魇兽都是躁动的动着前蹄,一只好像虎屌一样尖头都是肉刺
的生殖器都勃起起来。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她的额上沁满香汗,继续抬着下颌,白嫩的喉
部微微蠕动着,尽力咬紧银牙,一字一句,真是都从粉嫩的双唇间龇出来的问道。

  「弗莱德大人让我告诉您,亚伯斯大公,伦斯罗特公爵,卢卡斯伯爵,他们
都带了医生去看男爵殿下,还有很多贵族正往拉考特大法官的住处赶去。」

  这些图谋不轨的贵族!

  一瞬,玛耶攥紧马缰,几乎就要立即叫出。没错,虽然她在政治上不像自己
的哥哥和姐姐那么敏感,圆滑,老练,但在经历过这段时间的事后,多少也能明
白些这些上位贵族去看望这么一个小小男爵的目的是什么。

  她尽力压着身子里的燥热,那种愈演愈烈的好像要把自己烧融的邪火。阿莉
娅姐姐……瞧着近在咫尺的二号宪兵监狱的城堡,想着被关在监狱里,见不得天
日的阿莉娅姐姐,她是多么,多么想去看看她啊……但是现在……

  「阿莉娅姐姐,你等我,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她牟足全力,完全不顾
自己身子的不适,姣呼着,嘹亮悦耳的呼声,似乎都能穿过二号宪兵监狱的外墙
和后面高大的主堡,一直进到被关在监牢里的阿莉娅的耳中——但实际上,此时
的阿莉娅却正在一个可以看到自己妹妹的窗子后面,一面被看守玩弄着,被粗大
的奈尔法大香肠捅着菊门,惨叫着,一面又看着自己正要转身离开的妹妹,弱弱
的念着妹妹的名字,「玛耶……」

  「哇哇哇哇……」

  「怎么?看到玛耶殿下在那里看着自己,再被香肠干,是不是更开心了?」
身后,几个穿着看守制服的宪兵抱着三皇女好像雪般白皙的身子,将大手伸到她
的衣服里面,揉捏着她的奶子,一面大声说着,一面又继续淫笑的动着手里的动
作。

  一下一下,粗大的奈尔法香肠在娇嫩肛肠间进出,敏感稚嫩的肛肠都包裹在
大香肠上面,从雪白的臀瓣中翻出的剧痛,让阿莉娅战粟的颤抖着,绷紧了身子,
浑身沁满香汗。

  「啊啊啊啊……」她无力的低下脑袋,又无力的抬起,身子一下一下因为粗
大香肠在自己菊门间的进出,而绷紧到了极限。衣服里的两个大大奶子随着身子
的抖动,如波浪般的啪啪啪啪的甩动,撞击在一起。在被那些看守的大手揉捏着,
因为身子的虚弱,甚至连栏杆都抓不住,完全是被手铐锁在那里的,眼瞧着城堡
外骑在梦魇兽上的玛耶英姿飒爽的身影,瞧着她似乎向自己高喊的样子……

  没事的,玛耶……去做……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姐姐可以,可以……

  她瞧着玛耶率着骑兵队离开,瞧着格尔特一脸得意的转过身来,瞧向城堡的
窗口,「啊啊啊啊……」突然,阿莉娅一声惨叫,一股金黄色的尿水不受控制的,
从她那两条雪白大腿根部的嫩肉都在哆嗦的双腿间喷出,就像小狗尿尿一样,落
在了那个名叫泰兰的看守身上。

  「狗屎!」

  南部红河谷地口音的看守赶紧朝旁边一跳,忽然松开的双手,让阿莉娅殿下
那条被用力扳着才能维持现在这种姿势的,高过身子的雪白美腿,「啪」的一声,
就像条鞭子一样,扫在了那个瘦高看守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瘦高个子的看守就像颗炮弹一样朝后飞去,摔在地上——饶
是三皇女不像四皇女那样每日勤于练武,但是这被扭紧的一脚的力道,还是将他
的脑门上扫出一道数寸长的血口,直让他一时间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躺在地上,
呻吟着,叫着,直过了半晌之后才被其他守卫扶起。

  「哈哈,哈哈……怎么了?居然被皇女殿下踹了一脚?」

  「哈哈,殿下的脚好不好吃啊?你可真有福气啊,要是在俺们村里,能被贵
族老爷踹上一脚,那可是光宗耀祖,可以和子孙后代说的事啊。」

  「勒们闭嘴!」饿狼山脉口音的看守话都说不清的哀嚎着,捂着脑袋,晕头
转向的寻找着皇女的身影。

  阳光下,依然被锁在窗户栏杆处的三皇女在众人的大手都离开她的身子之后,
无力的向下滑去,又因为那些锁铐,只能跪做在地。她撅着一对被打的红彤彤的
圆润双臀,两片翘挺的臀瓣中间还插着一根奈尔法大香肠,甚至上面还带着一点
她稚嫩的红色肛肠。她裸白修长的大腿压在纤细瘦了一些的白皙小腿上,黑色的
高跟鞋连着鞋跟和鞋底的一面向上翘起着,更增添着双臀的白嫩,红彤,那圆润
翘起的丰腴。

  她举着双臂,一双白嫩的手腕被手铐勒的又红又肿,变为支撑整个身子的重
量,拽着她的身子,使得她那紧窄的纤腰在衣服下面,露出一抹更加诱人的微微
下凹的脊线,向内弯翘着,和一对肥美的双臀连在一起。

  她无力的,垂着缳首,粉色的秀发凌乱的粘在白皙饱满的额头,还有脸颊的
侧面,搭在一边的肩上。虚弱的,侧着身子的瞧着那个绰号叫做山猫的看守,看
着他怒气冲冲的起来,骂骂咧咧的朝自己走来。

  阿莉娅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他绝不会绕过自己,但是因为连日来的
折磨,这些人对她的非人囚禁,虐待,还有最最重要的,从监狱被民众围住开始,
他们就不断对自己的奸淫,玩弄,早就弄得她疲惫不堪,甚至连这种害怕的感觉
都变得麻木,迟钝了。

  「婊子养的!」突然,瘦高个子的看守抓着三皇女的头发,将她一下拽起,
「啪」的一声,给她的脸上就是一下。

  「啊!」

  一下,左边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直扇的阿莉娅殿下眼冒金星,然后还没等
她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头发被扯着的疼着,「啪」的一声,她的脸上就又是一下。

  「骚货!踹老子踹的很舒服是不是?」瘦高的看守大骂着,一巴掌之后,又
是抡圆了几巴掌下去,啪啪声中,皇女殿下控制不住的惨叫着——不是因为害怕
和恐惧,而是身体中的一种本能反应。一记一记的巴掌,扇在她娇嫩的左脸上,
直让阿莉娅的半边俏脸都红肿起来,嘴角处都落下一抹红色的血水,都受不住的
低头喊道:「啊啊,别打了,别……啊啊……」但是因为头发被抓,根本低不了
头,手也被铐着不能躲闪着,只能都带着哭音的叫喊着,往后挪着身子,蹬着双
腿,哇哇的尖叫着。

  「狗屎,贫民窟里一个铁钱都不值的婊子!还以为自己是皇女吗?骚货,这
监狱里每一个囚犯都上过了,蒙特都可以上的骚娘们!」

  「啊啊……」阿莉娅皇女哭泣着,被看守拽着头发,伸着修长的粉颈让他打
着——一直以来,不管怎么折磨,轮奸,玩弄,都没让她崩溃的意志,在此刻,
在这些看守不再只是对她意志的折磨,而是身体上也动起手来之后,一向被称为
皇室女性中最为聪慧,得民众爱戴的阿莉娅殿下,似乎终于再也受不住的,就像
个小女生一样惨叫,哭泣,躲闪着,崩溃了。

  「行了,行了,打两下就行了,这么漂亮的脸蛋打坏了,多可惜啊。嘴巴里
的牙要是没了,还怎么玩啊?跟老太婆似的。」

  「就格,格格格大人噶过,噶么玩随吧,就是格上别有噶。」

  「对啊,你又不是没受过伤,不是成天都说你屁股上那个伤疤是兽人咬的,
皇国应该给你发枚勋章吗?」

  「闭嘴,阴沟里的老鼠,她没踹你们身上是吧?」瘦高的看守大吼着,擦了
擦额上的伤处,被高跟鞋的鞋尖划破的口子虽然不大,但流出的血确实不少,只
是转眼间,就染得他满脸血红,流进他一只右眼里面,刺的他都睁不开眼睛。

  「狗娘养的!」正当他忍不住,挥着手臂,就要继续去打皇女的时候,「你
们这些乡巴佬,就不能给我安静会儿,没看到我现在心情正不错吗?」远远的,
伴着一阵鹿皮靴子的靴底敲击在坚硬地面上的声音,刚刚才送走四皇女的狱长大
人背着双手,笑眯眯的,从另一头的螺旋楼梯上走了上来。

  只有一扇窗户的城堡三层的走廊上,一众守卫围在那扇小小的窗户前面,巴
特蒙伸着长长的胳膊,抓着三皇女的头发,举着自己五只手指都好像竹签般的右
手的样子,落在了格尔特的眼中。

  「干你妈的,你们这帮乡巴佬,让你们玩玩这个骚货,你们就翻天了是吧?
忘记我说的话了?绝对不能打脸?」

  「不是……大人,是这个骚货,不是,是皇女殿下,她想反抗,袭击的我。」
瘦高个的看守一阵怯懦,指了指自己满是鲜血的脸孔,争辩的说道。

  格尔特阴沉着脸,走了过来,看了看跪在地上,好像受惊的小鹿般的三皇女。
曾经高贵的皇女披头散发的坐在那里,光裸着下身,圆翘却插着一根奈尔法大香
肠的屁股坐在自己曲叠的双腿上,黑色高跟鞋的鞋跟连带着肮脏的鞋底,朝上翘
着,紧挨着那两片圆润翘挺的蜜臀,使得那两片圆翘丰韵的弧度,更增了一番诱
人的感觉。

  在灰色囚服下露出的窄窄裸白的纤腰,从衣服领口处钻出的白白的奶子,因
为双臂被锁在窗户上的缘故,而被胳膊夹紧的,显出着更加深邃诱人的深深的乳
沟,一抹单薄的锁骨,颈窝的白皙,还有那因为被揪着头发,而显得更加修长的
粉颈,和锁骨连在一起的美人筋的白皙的三角形的曲面。

  不远处,闪电正叼着一根奈尔法大香肠,两只前爪并用的用嘴啃着,吭吭唧
唧的歪着脑袋,嚼的正香。

  格尔特一边听手下说着,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皇女殿下,拿她和玛耶做着比
较,暗自想着:不知道四皇女的胸部是不是也像阿莉娅殿下这么大?嗯,虽然都
是穿着衣服的情况下,好像还是阿莉娅殿下的奶子更大一些,屁股也好像是阿莉
娅殿下的更大一点。操,这个小婊子,看我今晚不好好的干死你!他在心里想着
朋友的邀请,说着可以有机会玩弄玛耶殿下的事情。

  「什么?尿尿?殿下,您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连小便都不会,就这么随地大
小便呢?」格尔特挥了挥手,示意瘦高个子的看守退到一边去,走到了皇女殿下
的面前,腆着肚子,一派居高临下的问道。

  可怜的皇女殿下低下头来,长长好像刷子般向上翘起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晶
莹的泪珠,轻轻的颤动着,粉色的秀发之下,露出了一抹好像月牙犀角般光滑水
嫩的后颈的肌肤。

  她低着头,任凭着看守长的羞辱,较小的鼻子嘬翕着,只希望这一切可以快
点过去。不过……「怎么?皇女殿下是不想要麻幻药了吗?」当格尔特忽然说出
这么一句之后,倏地,皇女殿下抬起头来,还含着泪滴的褐色双眸中重新带出神
彩的,瞧着格尔特那张好像眼镜蛇般惨白歹毒的脸孔,他那两只三角形的眼睛。

  阿莉娅的喉部一阵蠕动,本来就被他们玩弄很久的身子,光裸的大腿间的私
处,就好似又有一股火苗被点起一样。她的身子颤粟着,被灰色囚服裹紧的双峰
处,一对乳头都在衣服下面迷之凸起起来,大腿根部都忍不住摩挲着,颤声的说
道:「药……我要……求求你给我……」

  格尔特坏坏的笑着,瞧着阿莉娅殿下朝自己渴求的小脸,她粉嫩欲滴的双唇,
雪白贝齿间的丁香小舌,她那还藏在衣服下的大大的奶子,不管怎么把玩都玩不
腻那一双大白的美腿。

  「想要药啊?简单,只要你把你拉的尿舔干净就行。」格尔特继续坏坏的笑
着,用鞋尖点了点地上那些可能是尿液的水迹。

  「……」皇女殿下身子一颤,修长粉嫩的脖颈处的蠕动明显比刚才还要厉害
许多,被囚服包裹的娇挺双峰都随着呼吸,不仔细去看都能看出的加快的起伏着。

  阿莉娅的双腿微微动着,雪白大腿根部的那抹因为刚刚才被玩弄过,都已经
不再是白色,而是拍打的泛红的肌肤,都是控制不住的随着两条雪白大腿的动作,
来回撕摩着。而那根插在她菊穴中的大红香肠,则是缓缓的,随着那抹敏感娇嫩
的肛肠向菊穴里的回缩,一点点的朝着她的菊穴内移动着——如果双臂可以动的
话,她一定会用双手拉着衣服的下摆,遮着这幕羞耻的,但是自己却控制不住的
动作。

  阿莉娅的身子颤抖着,她是多么渴望,渴望,渴望可以得到麻幻药,只要格
尔特可以给自己麻幻药,不管让自己做什么都行。但是,正是因为刚刚才被他们
折磨过,身子里麻幻药的药瘾被激烈肛交暂时压下少少的缘故,才让她有了一种
反抗,不愿去舔舐自己的尿水的挣扎。

  「求你……我要药……」她声音颤抖的,真是让听到的人骨头都酥了的,望
着这个几乎是皇国所有腐败和堕落化身的男人——至少对她来说是如此——几乎
都快哭泣出来的恳求着。

  「那就把尿舔了吧,对了,还有巴特蒙身上的。」格瑞特歪着嘴巴说道。

  「……」三皇女没有回答,而是一阵沉默,她白皙的喉部继续诱人的蠕动着,
侧着看去,雪白颈项处的美人筋下和着平滑单薄的锁骨,仿佛连成一体的白皙,
闪着晶莹的亮光。一对在衣服领口处挤出的大大奶子上的白色,随着喘息,诱人
的起伏着,粘黏着一滴滴的汗水。

  谁都可以看出,皇女殿下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而且按照这几天的情况开来
看,只要再加一点力,就可以让她屈服。但是偏偏,格尔特他们最不需要的就是
给皇女殿下压力,对他们来说,不给她麻幻药,看皇女殿下在性欲的渴求中无法
得到满足的堕落,自甘自愿的被众人调教,无力的挣扎,哭泣,才是众人最大的
乐趣。

  「既然皇女殿下不愿意就算了。你们几个,带皇女殿下去特别套房去。你,
去马厩拿一桶马尿来。既然皇女殿下不爱喝自己的尿,我们就让她喝点别的喜欢
喝的饮料好了。」

  一瞬,阿莉娅殿下的身子再次一颤,但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害怕。是的,她有
足够的理由害怕,只要一想起这些天来他们对她做的一切,她就应该害怕,恐惧,
甚至绝望的尖叫。但是偏偏,此时此刻,说出不到底是什么给了她这个勇气,或
许是老管家对他的承诺,或许是刚刚看到的玛耶骑在梦魇兽上的身子影,她抿紧
嘴唇,抬起头来,凝视着格尔特,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好像眼镜蛇般阴险邪恶的
脸孔,就这么一直看着,看着,直让格尔特心里意外的,「怎么?殿下?您愿意
喝尿了吗?」

  「你们不会成功的……」

  「什么?你说什么?」格尔特做出一个没有听清的动作,探着身子,把手放
在耳朵边上听着。

  「不管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都不会成功的……」

  阿莉娅殿下鼓起着勇气,也可以说是最后的决斗的,一字一句,说话时自己
的身子都在战粟的念道:「不管现在的皇国多么腐败,糜烂,不管司法体系已经
被你们控制到什么程度,但是,但是我们皇族,一定会和民众站在一起,不要忘
了,你们贵族也不过是花钱买的爵位,几代之前就和监狱街上的那些市民一样,
不过是有产者而已。」

  「在这个皇国……皇国……民众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地位和荣耀,就
像,就像艾格玛,就像克劳格斯,就像莱迪雅,只要民众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
获得晋升,获得财富,你们就别想控制这个皇国,别想依靠议会和法院就能只手
遮天。民众,民众是和我们皇族站在一起的。」

  「什么?呵呵,我没听错吧?到了这个时候,你这个小脑袋里怎么还是这种
幻想呢?」

  「依靠民众对付我们?喂,你们几个是想要干皇女殿下呢?还是想帮她对付
我?」格尔特咧着嘴角,露出一口森白的白牙,强忍着愤怒的笑道。

  身旁近处,几个也是农民或小市民出身的看守,立即也是跟着的大笑——虽
然那个名叫泰兰的看守,还有那个两米高的宪兵中士的双目中,都闪过了一丝说
不出的异动。

  「当然是殿下的身子了。」

  「婊子养的,殿下身子这么白,这么滑,玩多少次也玩不腻啊,怎么可能不
选殿下?」

  「就是,离开这里,我们到哪儿玩皇族去啊?去妓院吗?」

  「哈哈,格可说妓院里真有噶族的,就噶双腿间格粉红。」

  「看到了吗?殿下,这就是你说的民众,市民。啧啧,说真的,如果你肯早
点张开双腿,用自己的身子来让民众支持你,许诺说谁做你的手下,谁就可以肏
你的话,也就不会落得这幅田地了。」

  穿着红色修身外套的贵族子弟邪恶的笑着,动着几根手指,指挥着自己手下,
「你,既然殿下那么喜欢,就别拿一桶马尿了,两捅好了,带殿下从下面的走廊
过去,哇啊……这群乡巴佬,害得我午饭都吃不踏实。达克,你去再给我买一个
鹌鹑馅饼,拿到豪华套间去,放心吧,殿下,在天黑之前,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呢。」

  年轻的贵族弟子伸了个懒腰,转身而去,将皇女殿下丢给了一群好像虎狼般
的看守。赤裸着下身的皇女无力的跪坐在地上,看着这些凶恶的看守,缓缓的阖
上了双眸。

  玛耶,父皇……格林……阿莉娅一定会坚持下去的……你们相信我……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微嗔 于 2017-4-9 23:5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