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coldking 发表于 2018-05-15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01:/goukanla.com/url/9f0a75e1e7d4abe3
02:/goukanla.com/url/59cd8c67b4163ab8
03:/goukanla.com/url/7a51bb7278bba980
04:/goukanla.com/url/b80f9f86128e55f6
05:/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 ... mp;authorid=8015250
06:/goukanla.com/url/0c794e74b492d740
07:/goukanla.com/url/e9510588a01a02f7
08:/goukanla.com/url/996f06f74fc4b0dd
09:/goukanla.com/url/c7ba635f2ec1c2c9
10:/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thread.php?tid=10148846
11:/goukanla.com/url/f5a2e4cf908b3eef
12:/goukanla.com/url/df1e94d3f6fc58f3
13:/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 ... ge%3D1#pid104118831
14:/goukanla.com/url/9d7c925be852b98e
15:/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 ... e%3D1&frombbs=1
16:/goukanla.com/url/0cdb171bb3d7b30c
17:/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 ... ge%3D1#pid104204325
18:/goukanla.com/url/5cb2243f1f743c88 ... 3D924&frombbs=1

十九、浮沉之间

  2016年9月26日,在距离国庆节还剩一周左右的时候,一场针对荣天
和董事长顾天颖的全面围剿正式拉开了序幕。

  利用天天公司全体董事签名的易主文件,陆翼生兵不血刃地拿到了天天公司
的绝大多数股权,股份占比远超个人出资只占其中百分之二十的顾天颖。第二天
一早,早就准备好的上市文件正式提交到了监管当局,并以超前审批的速度,迅
速朝着主板上市的目标大踏步地迈进。

  在天天公司所有权暗度陈仓的第二天,由梁道文率领的黑客团队攻陷了荣天
公司的网购平台。其中梁道文本人出力最多,他一方面买通了自己原先在荣天的
几个部下,另一方面则运用自己对荣天公司原生系统的熟悉,迅速让庞大的网购
平台几近瘫痪,而在荣天技术部的拼力抢救下,平台虽然在几个小时内恢复了运
转,但依旧遗留下大量的细小bug未能修复,持续影响着网购平台的客户体验。

  之所以敢于用超常规的手段对荣天展开黑客攻击破坏,源于陆翼生早就像公
安部申请了对顾天颖和她控股的荣天公司进行秘密调查,因此即便是明显犯法的
黑客行为,也在陆翼生的授意下,变成了帮警方铲除嫌疑犯的义举,更给了梁道
文敢于对当初开除了自己的顾天颖进行报复的勇气。

  荣天的网络瘫痪和持续bug,顿时令他们刚刚建立起来的客户群体迅速叛
变。与此同时,陆翼生正利用手上掌握的,宋铁多年以来虐待女性的罪证,逼迫
宋铁无条件交出了属于自己在搜马的股权。在狄米父亲的拥护下,陆翼生和他的
心腹们以迅雷之势入驻了搜马的董事会,但他却仅仅担任董事之一,却把董事长
的位置留给了比他更能稳住搜马集团一帮老臣的可可。

  在利益、法律、形势等多方影响下,尤其当陆翼生在小范围会议中,秘密宣
布了未来一段时间将对顾天颖采取逮捕行动的计划后,几个月前还围坐在顾天颖
身边的那些盟友,也为了自己的安危纷纷选择了倒戈。一时间好几个知名品牌从
荣天的网购平台迅速下架,加上平台自身持续不断地出现各种bug,荣天仅在
短短三天之内,就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局面。

  更让荣天公司上上下下陷入极度恐慌的是,他们的董事长顾天颖,自从荣天
网购平台开始被黑客进攻,就始终处于失联状态,群龙无首的局面,也为荣天公
司此时的处境雪上加霜。

  就在陆翼生带着自己的团队,以催弓拉朽之势侵吞着本应属于荣天的领域之
时,我正和可可坐着飞机,从小晶的家乡迅速赶往帝都。

  由于顾天颖持续处于失联状态,加上小晶实在禁不起任何形式的牢狱之灾,
乔伊最终同意了陆翼生的要求,在一天之前,将签好名字的易主协议发给了陆翼
生。同时可可也在电话里同意了陆翼生的要求,约定将在明天一早抵达自己五年
未归的家里,去见一见已经被陆翼生控制的宋铁,甚至还有陆翼生本人。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晶在看守所里再待下去了。而且即便小晶取保候审成
功,还面临着未来的庭审,如果我只是表面答应,难保这个陆翼生还会搞出什么
花样来折磨小晶。所以……对不起……」面对我当时的极力反对,可可虽然万般
无奈,但还是毅然决然地为了小晶,做出了痛苦的选择。

  同样痛苦的当然还有乔伊,对于已经产生了依赖甚至少许爱慕的顾天颖落井
下石,对于为人直爽的她也是十分艰难的抉择。而且小晶此时虽然已经被取保候
审,但仍需留在当地等待法庭的传唤。考虑到小晶的情绪仍然有不稳定的可能,
乔伊最终决定暂时留在小晶的家乡陪她把各种事情办完。更重要的原因是,听我
分析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正是陆翼生本人,因为担心小晶的安危,此刻
她的身边更需要像乔伊这样见识丰富,而且能够保护她的人了。

  按照目前的形势,我们一下飞机就不得不分头行动。可可自然要去面见宋铁
和陆翼生,而我则必须尽快回到公司,除了要带上自己的技术团队,连夜驰援正
在不断被黑客攻击的荣天以外,公司内部此刻也已经笼罩在荣天危机的阴影之下。

  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自然是尽快找到已经失联的顾天颖,毕竟如果她真
如陆翼生所言,即将因为自己多年来组织高端卖淫,面临吃牢饭般的灭顶之灾,
我们为她做再多的努力想必也是徒劳。

  「小梅,今天下午我就回到公司了,你通知刘总、秦总和吕总他们,如果那
个会还没开的话,今天就择日不如撞日吧。」飞机一落地,我便拨通了孙梅的电
话。

  就在今天早上,我忽然接到了孙梅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公司的所有领导都在
等着我回去,为的是一个临时增开的重要会议。在如今荣天正面临冲击的当口,
特意等我回去再开的会议,让我已经隐隐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暗藏了不少玄机,里
面的含义也不言自明了。

  「乐乐哥,我……我听说貌似和荣天有关,而且刘总他们的态度很急,好像
这会非你不可,你来之前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电话那头的孙梅没有了平日的
活泼,言语中也流露着对我的担忧,更证明这次临时会议来者不善。

  「放心吧,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你别太担心了。」话虽
如此,不过对于刘总他们到底想找我说什么,我心里虽有轮廓,但对会议的细节
还是没底。

  其实让我心里没底的事又何止是公司的会议,其实从可可不得不答应回家那
天开始,我不得不开始十分担心可可这一次会因为被陆翼生用小晶要挟,最终忍
痛回到自己父亲的身边。我当然明白回家对她来讲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但如
今再也无法轻视的陆翼生,以及可可委曲求全后内心到底要承受多少压力,还是
令我实在寝食难安。

  不过担心归担心,在接连经历小晶出走、陆翼生的刁难、顾天颖失踪等事件
后,我一直都在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压根不想对可可表露自己内心的挣扎,因
为我很清楚在可可相对平静的外表之下,一定早已对此事无比烦恼了吧。

  「看来……咱们要面临各自的战斗了。」行走在机场的出站口,一路上都沉
默寡言的可可却突然开口。简短一段话中的「各自」二字,被她用了加重的语气。

  「媳妇……我……我……」虽然我特别想放纵自己的情绪,但前有陆翼生的
压迫,后有小晶还握在对方手里的事实,让我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能够扭转乾坤的
办法。

  「你呀……总是这么为我着想,什么烦恼都自己扛。」

  走在我身边的可可忽然停步,在我向她望去的瞬间,算来已经好几天没亲过
的我们,在可可突然扑过来的动作下,两人的嘴巴终于紧紧贴在一起,可可则仿
佛要发泄情绪一般,滑腻的舌头特别眷恋地和我缠绕了许久。

  唇分之后,可可美丽的双眸深情地凝望着我,我却实在忍不住内心的烦恼,
脸上露出了忧伤的神色。

  「老公,这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过去我从不信命,但事到如今,可能为
了小晶,我注定要回到那个该死的家了。」

  「媳妇,我很不愿意让你回去啊,不光是为了咱们的感情,也因为我知道你
回家之后势必要承受很多痛苦。哪怕担任搜马的董事长,想必也要被陆翼生架空,
最后反而变成了笼中鸟兽……」

  「呵呵,傻老公,谁说我就必须永远留在那里了。你相信我,现在的一切不
过是权宜之计罢了。等这些事情一过,无论是谁,也阻止不了我回到你的身边呀。

  你要记住,今后一段时间,即便我会很久不联系你,但我也一定会尽全力为
了咱们大家的幸福去努力。而且……终有一日,我会回到你的身边,这是我对你
的一生承诺。」

  在可可含着泪光的笑容之中,我看到了当初那个直爽却多少有点冲动的她,
不知不觉已经成熟了许多,在命运的抉择前,甚至还能反过来安慰着我。但我也
心知这份安慰的后面,我和她都要经历可能现在根本想不到的艰苦。恰恰是可可
在危难之前的这份坚强,更让我发自内心对她无比怜惜,于是再度将她紧紧搂在
怀里接吻,怀抱的力度之大,抒发着我内心恨不得永远不要放手的执念。

  连续接了两次离别之吻后,可可一把将我甩开,头也不回地思绪一人走出了
机场大厅。也正如我心中无比担忧的那样,没想到这一别之后,曾经和我一起度
过了不少风雨的美艳ts,就此再难回到我的身边了。

  一个小时之后,在我隶属的福塔魂技术公司里,公司的全体高层,包括总经
理刘总、技术部秦总、孙梅的上司吕总和我在内,一共大大小小十几名高管齐聚
一堂。和过去九个月中公司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氛不同,今天整间会议室里都弥漫
着压抑。

  「小马,想必你休假的时候也听说了,荣天那边现在用水深火热来形容是毫
不过分的。」见大家已经到齐,尤其是我从小晶的老家火速归来,刘总率先进行
了开场白。

  「咱们公司作为荣天的技术外包,这次也跟着一起倒霉。荣天的技术崩溃不
仅让他们在互联网战场上迅速丢了人心,咱们公司的声誉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刘总说完之后,秦总又开口发言。从他满脸疲惫的模样来看,这几天我不在
的时候,他也一定带领着技术团队,为荣天的网购平台费了不少心血。

  「秦总说的没错,假如荣天真的因此一蹶不振,不仅和咱们签订的那些协议
恐怕要大打折扣,就连咱们公司自己也要被拖下水了,所以……咳咳,」终于要
说到重点之时,刘总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道,「就在
今天一早,搜马的宋总给我来了电话。虽然咱们之前一直在帮荣天pk他们,但
搜马还是很看重我们的技术实力。所以宋总提议,干脆收购咱们公司,成为搜马
旗下的专属技术支持公司。」

  在刘总和秦总一唱一和地表达中,这次会议的议题再明朗不过,就是我们公
司想要摆脱荣天危机,并投入搜马的怀抱。也难怪各位高层都要等我回来再开这
个会了。

  「刘总,别整这么虚的内容了,说白了就是你们要背叛原本将咱们这家小公
司扶持起来,如今大难临头的荣天呗。」最近的一系列变故让我早已对各种突发
问题强化了自身的免疫力,因此即便内心十分愤怒,我的脸上还是一副皮笑肉不
笑的表情,语言上却掩藏不住内心的锋芒。

  「小马,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公司的几百号人也得生存啊。我们都明白,没
有你和荣天,咱们不可能取得今年的成绩。所以我和刘总商量过,以后即便不和
荣天合作了,公司还是要仰仗你的技术力,你现在的位置也依旧稳固。」见我一
副极度不满的样子,不知是真心还是刻意,秦总对我说话的语气特别语重心长。

  「是啊马总,毕竟你那位孙小姐还在我们部门任职,为了她你也应该和刘总、
秦总好好配合吧。」

  没想到坐在我左手边的,孙梅现在的上司吕总却不合时宜地插了句很不明智
的嘴。这让包括刘总、秦总在内,大家都对他报以了埋怨的眼色,毕竟,我在公
司干了八年,其实并不是个招人讨厌的人。

  「哦……是这样啊,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话音一落,我猛地抄起手边的
笔筒,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扔在了吕总的脸上,而在吕总捂着脸哀嚎之时,我
已经「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几天里积压的负面情绪让我实在很想先拿这个不
开眼的吕总发泄一下。

  不过这里毕竟是会议室而非拳击擂台,我还没走出两步,已经被秦总和另外
两名高管拉扯下来,那边的吕总则被人搀扶着去了卫生间。

  「小马,不要冲动了!弱小就要被人欺负,强者注定吞噬弱者,咱们没办法
左右荣天和搜马的胜负,为了几百人的将来,刘总是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在我
被用力拉扯的同时,秦总依然在尽力地劝我,而且让人感到可悲的是,他所说的
内容其实不无道理,也让我很快便从动武的冲动中平复了下来。

  「刘总、秦总,你们愿意怎么做都可以,我本来也不能越权。如果公司不愿
意要我,我会自己出去找工作。最近这段时间我恐怕也会经常不在公司,毕竟还
要去处理荣天的事。还有就是,以后不准再让任何人用孙梅来威胁我,反正我在
不在这干也无所谓,大不了鱼死网破!」恶狠狠地发泄出心中的狠话后,我干脆
不再顾及办公室里的一众领导,摔门而去。

  仔细想想,除了出差、休假或外出忙碌以外,我似乎很久没有这么早下班过。

  行走在国庆节前已经比较空旷的马路边,我一边抽着烟,一边朝家里的方向
走去,心里继续承受着焦虑的煎熬。

  不得不承认,刘总他们投敌之后,恐怕连让我带着技术团队去支援荣天都不
太可能了。就算我三头六臂技术出色,一个人也不可能颠覆荣天如今大厦将倾的
危局,等同于失去了和陆翼生等人在正面战场上交手的机会。

  顾天颖的失联,不仅仅让荣天上上下下丧失了本应无比强大的执行力,更让
我此时在面临难题时也深感拙荆见肘。从感性上来讲,我当然不愿意看到顾天颖
和荣天就此被陆翼生的反戈一击搞垮,但从理智上来讲,我又深知在陆翼生周全
的准备下,我们能够翻盘的概率实在过低。

  现在想来,陆翼生的一系列组合拳,包括侦查我家的地址,派狄米前来试探,
主动去调查小晶的背景,告诉许爱军自己儿子所在的地方。利用许爱军制造混乱,
然后将我们全体调虎离山,再利用小晶伪娘的身份来威胁乔伊和可可,达到了让
可可回家稳住局面的目的。其实这一切,很显然针对的都是顾天颖和荣天这块更
有价值的沃土,最初和荣天的结盟,也基本可以解读为先驱虎吞狼,自己再坐收
渔翁之利的高招。在顾天颖的丈夫病入膏肓,以及顾天颖身边最信任的人都不在
她身边的契机下,陆翼生适时地对荣天发动了全面进攻,同时也将恐怕早就觊觎
已久的搜马收入囊中。

  我的这些猜测和推论,很快便在乔伊的电话中得到了证实。原来已经回家的
可可,在和宋铁、陆翼生、狄米谈完后,第一时间将她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了乔伊。

  「马乐,你猜得不错,陆翼生在很久以前便开始密谋策划了。他借助和顾天
颖的同盟,将上市公司搜马集团打了个半残,自己同时在静候时机虎视眈眈。天
颖的丈夫前些日子突然住进了重症病房,让他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便利用早就
做好的准备,先把我们从天颖身边支开,然后网罗了梁道文等人,以公检法做后
台,对荣天展开了网络进攻。他拿到天天公司之后,等于将我彻底踢出了战局,
再利用原本那些围在顾天颖身边的盟友,趁搜马处于低谷之时,准备收购搜马的
股权。可可告诉我,股权稀释后,宋铁的股份已经少于一半,陆翼生这两天就将
在股东们的支持下,进入搜马集团董事会担任要职,再加上你们公司被收购,天
颖和她的荣天恐怕在劫难逃了。」

  听到乔伊印证了我的分析,我不由得感叹这个看起来彬彬有礼的红色贵族,
可是有着所有人都不及的谋略,手段之狠辣也足以令人生畏。不过此刻的我,比
起这场商战的结果,倒是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为什么可可不和我亲口说这些事呢?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按理说理应
第一时间通知我的可可,却将这些内容率先告诉了乔伊,让我开始隐约感受到了
一丝危险的气息。

  「马乐……你做好心理准备……可可她……国庆期间就要和狄米结婚了…

  …这样的话,狄米的父亲可以升任到搜马的总裁,换来了搜马集团老部下们
对陆翼生的支持,也稳住了宋铁的情绪。可可让我和你说,她恐怕没法再回到你
的身边了……」

  「大爷的……还是因为小晶吗?」越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当我听到乔伊用
阴郁的口气说出,可可再也回不来之时,心里简直「咯噔」一下,犹如被人打了
一记重拳。

  「是……就在刚才,我们已经接到地方法院的通知,明天就在简易法庭审理
小晶的案子。等到可可和狄米领了结婚证,估计小晶也就可以洗脱自己的罪名了。」

  「哦……」此时无声胜有声,更因为我实在不知该回答些什么,心里自然也
是心乱如麻。

  「马乐,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别轻言放弃,可可那边牺牲了自由换来的
结果,为的是让我们继续自己的战斗……」

  从我认识乔伊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挂断了和她的电话。独自走在街道
之上的我,此刻则体会着巨大的无助感,好像快要被溺死的垂死之人一般,陷入
了很强烈的阴郁之中。

  当天晚上我哪也没去,谁也没找,而是独自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漫无目的地
看着电视里演的无聊偶像剧,破天荒般自己喝着啤酒,吃着楼下买来的小凉菜。

  仔细想想,自从去年圣诞节和小晶确立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后,这十个月来可
谓活在蜜里。爱情的收获、事业的进展都让我彻底摆脱了玲玲和我分手时的悲观
情绪,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独自在家悲天悯人。对此我必须感谢小晶和
可可,甚至是乔伊或顾天颖。风格迥异但个个貌美如花的女性、ts、伪娘和双
性美女,就好像上帝派来的天使一般,垂青了我这么个平凡到甚至不值一提的男
人。我们一起经历了生活的波折,爱情的甜蜜,本以为能够排除万难走到最后,
没想到如今却又不得不迎来了似乎根本无法跨越的难关。

  小晶如今还在等待庭审的结果,即便那次雨夜后至少稍微摆脱了精神压力,
可天知道她在这次风波后会不会烙下更深的阴影。乔伊虽然仍值得信赖,但失去
了顾天颖的庇护和天天公司的她,未来的前路也变得十分迷茫。顾天颖目前还处
在失联状态,一想到她经营多年的,如同高级会所般的别墅是其犯罪的重要证据,
可以想象等待她的必然是牢狱之灾。至于可可,素来敢爱敢恨的她竟然故意躲避
了和我的联系,说明事态早已严重到超过我们的想象。她牺牲了自己的未来,即
将和狄米成亲,以后还要担任傀儡一般的董事长,恐怕也的确很难再回到我的身
边了。

  其实仔细想想,可可的离去难道就一定是坏事么。每一个围绕在我身边的女
性,最后都迎来了不好的结局,这其中除了局势的变化以外,也证明了我这个屁
民的无能,在真正的强权面前毫无扭转乾坤的办法。就算可可能够归来,失去了
荣天作为靠山,而且自己的公司都被陆翼生收购的我,未来恐怕也再难复制今年
的辉煌了吧。正因为如此,我强制自己不去联系可可,不想再用自己的挽留,给
本已承受了很多压力的可可添堵。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就此束手无策了吗……还是说,屁民终究只是屁民,
屌丝注定还是屌丝,能力无法匹配的幸福,也许还是不要再奢望吗……『

  怀揣着强烈的自责,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昏睡了过去,直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才从昏昏沉沉中苏醒了过来,抬眼一看时间,竟然已
经来到了第二天上午十一点……

  『没想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啊,今天干脆就不去公司了,反正去了之后也没什
么可做的。』

  打开自家的房门,没等来在我睡梦中都出现了无数次的小晶、可可、乔伊或
者顾天颖,在我面前站着的,却是一脸关切的孙梅。

  「是不是公司领导让你来叫我去上班?反正还有一天就国庆了,我今天不去
了。」心情的压抑让我不再像过去一样对孙梅报以礼貌或关爱,而是随意表现着
自己的低落,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不耐烦。

  「不是不是,秦总担心你,就让我来看看。他们都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所
以干脆说让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了。」似乎故意对我的颓废视而不见,孙梅主动走
了进来,然后将水里拎着的水果放在了餐厅的餐桌之上。

  「小梅,你请便吧,我没什么……」根本没心情顾及孙梅的感受,我干脆转
身进了卫生间刷牙洗脸。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很快走回房间之时,却发现孙
梅正在帮我收拾酒瓶、零食和满满一缸的烟蒂。

  「乐乐哥,你昨晚就吃的这些吗?这几天不见,你可是瘦多了啊。」帮我收
拾过家里的垃圾后,孙梅边说边走进了厨房,找到水果刀后,也没顾上我的反应,
随即开始为我削着橙子。

  「小梅,把东西放那就行了,别耽误你今天的工作。」感受着孙梅对我的关
心,如今的我却实在无福消受,尤其是昨晚反省了,关于所有和我有情的女性,
都被我的无能所拖累之后。

  「没关系,秦总给我也放了一天假。而且不瞒你说,今天早上吕总还跑来向
我道歉了,看来他们不仅仰仗着你,而且都还不太敢得罪你呀。」

  其实我在福塔魂技术工作已经干了八年,对于刘总和秦总等人的为人还是比
较认可的。虽然这些天经历太多的阴谋,但我仍然相信刘总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
选择了投靠搜马,也相信他们暂时还会给我在公司里留个位置。

  『这社会本就是输弱肉强食,刘总他们也不容易吧……』

  越是这么想,我的心里就愈发无奈,感觉自己一肚子怨气也因为甚至找不到
可以怪罪的对象而无处发泄。于是在孙梅递给我橙子,然后又主动围上本属于小
晶的围裙,打算帮我最点午饭,我也懒得多说,干脆不再对孙梅的殷勤指手画脚,
而是打开淋浴,好好清洗一下自己的满身酒气。

  不同于小晶所做的江南风味,孙梅做的打卤面和两个小菜都很有家乡的味道。

  直到此时,连日沉浸在追踪、焦虑之中,连饭都没好好吃上两口的我终于感
受到了饥肠辘辘,干脆也不和孙梅过多客气,端起饭碗就大快朵颐起来。

  餐桌之上我基本保持着沉默,孙梅倒是为了让我开心,不断给我讲着她进入
公司之后的各种有趣的感受。午饭之后,孙梅又主动承担起了洗碗的重任,再把
家里因为好多天没人住,积累出的一层灰尘打扫的干干净净。自始至终,我都没
问孙梅为何要如此勤快地伺候我,孙梅也没问我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只不过
孙梅的不问是源于她并不想贸然问到我的痛处,而我的不问,则是因为我很强烈
地感受到她在我面前表现出的好意,让我一时之间陷入了更大的矛盾之中,既不
想轻易打消她的积极性,又觉得自己实在无福消受她的殷勤和示好。

  其实自从孙梅被我引荐到公司里来,我们每次见面,都能看到她对我报以略
带仰慕的笑容。已经年过三十的我心里很明白,对于这样刚走出学校的青葱少女,
一个小时候陪自己玩耍过,如今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时常耀眼的「乐乐哥」,无
疑是具备强烈光环的。以至于她经常中午找我一起去食堂吃饭,也会在得知领导
们要开很严肃的会议时赶紧偷偷联系我,甚至会在那次我为她接风的晚餐中,说
出「要是能找我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小梅是个率真又漂亮的女孩子,确实……假如我从未认识小晶她们,我和
她之间难保不会产生感情。但她现在还很年轻,我如今又身陷重围,我必须对她
的未来负起责任,绝不能再放任这种情感继续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了。』

  「小梅,快点坐吧,我给你削个橙子。」眼见孙梅已经把家里各处灰尘基本
擦完,我主动坐到了餐桌之上,拿起另一个橙子来回报她的好意。

  「嘿嘿,乐乐哥亲手为我削橙子,让我想起小时候你教我削苹果的时候了。」

  率真的孙梅倒也没和我故作客气,而是笑盈盈地从我手中接过了橙子,脸上
写满了和小晶差不多的纯真无邪。

  「哈哈,还记得那时候我都上中学了,你还只是个牙都没长齐的小毛孩。」

  听孙梅提起了童年时无忧无虑的日子,就连我也忍不住流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不过我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小梅,你就不好奇我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吗?也不好奇你的两位嫂子为何不
在家吗?」

  「好奇啊,可是乐乐哥你一脸被人欠了好几百万的样子,我虽然好奇,也不
敢问你呀。」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的两位嫂子本是男人,现在则是大家俗称的人妖和伪
娘呢?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一直和顾天颖私下是情人关系呢?」

  当我一字一句地说出本应最不能见光的秘密之时,孙梅的眼睛都直了,看得
出这样的秘密,对于涉世不深的她实际上是无比震撼的。

  「既然你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乐乐哥,我今天就把这一年来一直深藏心底的
秘密告诉你。希望听完这些内容后,你可以重新审视一下我这个人,甚至审视一
下自己的选择……」

  人在重压的状态下往往会选择向信赖的人进行倾诉,此刻的我也不例外,索
性把心一横,从我和玲玲分手开始讲起,其后在姐妹bar和小晶、可可、乔伊
相识,我们经历劫难后走到一起,被顾天颖用有趣的心态进行了提拔,互联网大
会上认识了陆翼生,小晶被父亲的梦魇折磨到几乎弑父,陆翼生处心积虑地展开
对顾天颖地进攻,可可为了小晶不得已回家,这些内容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孙梅。

  在我讲述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孙梅简直可谓听得聚精会神,听到某些紧张的
桥段甚至会偷偷攥着自己的小拳头,可见我这一年来的经历,足以称得上充满戏
剧性了。

  在我花了大量时间,将自己和小晶等人相知相识,再到如今不得已分开的经
历全部讲完后,原本还处在下午的天色,已经落下了夜幕。我觉得也该让孙梅回
家了。

  「小梅,时候不早了,我也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了。之所以对你说这些,只是
希望你能看清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我心里最在乎的是什么样的事。我很
感谢你对我的厚爱,也将永远把你当做亲妹妹那样来看待,不过有些事,我想我
们注定不可能了,而且那也是对你人生的不尊重。」

  在我终于说出态度柔和但内容显然很残酷的话后,孙梅清澈的眼神明显暗淡
了下来。

  「乐乐哥,我……我就算再傻,也能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那……那我就回去了。」

  在孙梅满脸忧伤地离开后,我站在自家阳台上连抽了好几根烟。虽然从理智
上讲,我应该趁着孙梅对我的好感刚刚萌芽之时果断将其斩断,但作为从小看着
她长大的乐乐哥,我依然对于不得不让她伤心而感到人生的残酷。

  终究,我还是为了她好吧……

  孙梅走后,当晚的生活就变回和昨晚一样的啤酒加零食的搭配了。不过能够
一吐心中的烦恼,也让我的情绪稳定了不少,开始思索从明天开始,国庆长假期
间,我终究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无论如何,先从寻找顾天颖开始做起吧……』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福祸相依,周而复始。正当我独坐沙发上思考之时,一阵
敲门声再度意外响起。而当我拉开了家门,看到的却是去而复返的孙梅。

  「乐乐哥,我很认真地想了一路,有些话我必须今晚告诉你。」归来的孙梅,
双眼中既没了往日的清纯,也没有刚刚离去前的伤感,相反则充满了坚毅。

  「第一,我希望乐乐哥你要明白一件事,虽然你现在正经受着很大的压力,
也许无力左右如今的局面,但你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成
为能左右荣天或者搜马这样大企业之间胜负的关键人物,你更通过可可和顾天颖,
撬动了两方势力的均衡。我和你一样,都出身于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也没有什
么过硬的背景,更能体会到你如今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很厉害了!」

  「第二,虽然我知道你我之间,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了,但我依然很敬佩
你,更发自内心地为你和嫂子们祝福。其实是男是女有那么重要么,无论小晶嫂
子还是可可嫂子,不仅有着比一般女生更完美的外表,更有着一颗纯粹的女人心。

  世间有太多的人不去深究事物的本质,就知道人云亦云,一听变性就是变态,
一听人妖就是猎奇,可你不一样,你才是那个用心去爱,而且会用全力去守护爱
的男人,所以听你说了这些,我真的对你更加钦佩!」

  「第三,我也依然很担心你,尤其听你说了这些之后。你是个好人,也是个
有抱负的人,但你常年过度压抑自己,处处替他人着想,凡事都想自己扛住压力,
甚至明明心里不忍,还是为了理性,忍痛让我离开。但是我却认为,你彼此彻底
放下心里那些无谓的道德和自律,一个不知道解脱自我,只知道强压自己去拼搏
的人,最终一定会天平倾斜到走向偏执,如果你真为了嫂子们着想,如果你真的
想再和陆翼生他们最后一搏,你现在必须要学会先对自己好点!」

  近一年的经历,让我领略了小晶的天赋,可可的勇敢,乔伊的可靠和顾天颖
的智慧,我必须承认,她们都是既可爱又可敬的女人,在如今这个社会里,可谓
个个巾帼不让须眉。而当孙梅对我大声执法着她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时,我不仅
突然意识到曾经那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妹妹,如今也拥有了令人钦佩的思想境界,
她在阳光的外表下,就好似曾经那些关于大胆去爱的言论一般,更隐藏着勇于挑
战人生的坚强。

  「谢谢,小梅,你长大了。」也正是在孙梅的大声疾呼下,我只觉得自己心
中的层层阴霾,都有一种拨云见日一般的爽快,也让我好几天以来,第一次在脸
上露出了发自真心的微笑。

  「乐乐哥,今晚我哪都不去,我就要睡在你的身边。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
也不是我的男朋友,但我就是单纯地想要陪着你,今晚过后你依然只是我的乐乐
哥,我也只是你的小梅,如果你真的听懂了我刚才那些话,就不要拒绝我!」

  换了过去,听孙梅说出要和我睡觉这样的话,我就算不会因为因小晶她们的
存在而被吓一大跳,至少也会吃惊到无以复加。可如今的我不得不承认,孙梅可
能抓准了重压之后的我真的很想用某种方式来释放的心理,让如今的我即便能够
在各自都理智的状态下对她说no,也很难在对方一番激烈的表达后继续稳如泰
山了。

  「小梅,你是认真的吗?」此情此景,我甚至不敢去提诸如孙梅会吃亏这样
的愚蠢问题,因为我相信她刚才的言辞早已经过了深思熟虑,而且一旦再度被我
拒绝,这对她也是一种极大的不尊重。

  「我是认真的,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别忘了我早就说过,如果不
趁年轻时尝试一下各种经历,那我的人生岂非白活了。而我现在最想尝试的,就
是和你上床。」

  「好,那既然你是认真的……」话音未落,我拉起孙梅就进了卧室,一把将
她推倒在床上,自己的眼睛里则闪烁着雄性的火光,「我再磨磨唧唧,简直不配
做一个男人了!」

  夜晚暧昧的灯光下,曾经在我眼里还是个小丫头的孙梅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年轻又健康的胴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小儿坚挺的乳房虽然不够色情,
但却含苞待放,露出马甲线的小腹反而性感迷人,凹凸有致的腰线下是毛发覆盖
的鲜嫩女阴,两条饱满大腿之上则是圆润可爱的美好圆臀。

  从我伏在孙梅身上开始,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似乎既没有过度的
放荡,又不似普通少女那般羞涩。这也说明孙梅不止很清楚自己如今到底在做些
什么,更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定位在一个不近不远的合适位置。不过当我开始亲吻
她的乳房,她依然发出了悦耳的呻吟,手摸到毛发之中的女阴,也有着意料之外
的湿润。

  「小梅,谢谢你……」

  出于对孙梅先后两次鼓励我的感谢,更出于她为了安慰我才做的自我牺牲,
我尽自己所能地侍奉着她。轻轻舔舐敏感的腋窝,顺着乳房一寸一寸向下亲吻,
故意掠过阴部后,又从足踝一路向上舔过去,舌尖游走在她的大腿内侧和鼠蹊部
之时,近距离看着女阴的穴口爱液如潮。

  「乐乐哥,就算想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我,一味地讨好也不是我想要的方式哦。」

  在我终于打算好好亲吻一下青梅竹马多年,如今早已成熟的穴口之时,孙梅
却主动将我推开,整个人翻身到我的身上,穴口主动递到我的嘴边。而当我开始
舔弄起孙梅的阴蒂之时,忍不住娇呼起来的孙梅也一口吞入了我的肉棒,温热和
湿滑的触感,多日未解禁的压抑,以及对象是孙梅这样的倒错刺激,让我始终自
我克制的欲望终于被彻底点燃。

  带好套子后的肉棒深入到孙梅身体里那一刹那,我和孙梅都体会到一种莫名
的刺激,想必曾经两小无猜的记忆和如今彼此的肉体在脑海里各自重合,随即便
迸发出了激情的火花。

  此后无论是我在上还是孙梅在上,两人不断交合的同时,孙梅一直和我热烈
舌吻,两张嘴巴就好像粘在一起一样始终无法分离。我心里明白这是她试图向我
传达爱意的方式,此情此景之下的我也无需再顾虑太多,而是伴随着孙梅的小舌
在我口中来回游走,肉棒的抽送自始至终保持着高速。感受着孙梅一次又一次陷
入高潮,年轻的穴口甚至激射出水枪一般的阴精,我自己距离射精也越来越近了。

  「小梅,我……我要来了……」此时仰躺在床上的我,抱着孙梅的翘臀,肉
棒力大无比地突入着她的下体。

  「乐乐哥,我也又快到了,感觉这次要来大的,快……不用顾虑……快和我
一起高潮吧。」感受到我的肉棒已经出现射精前的强烈膨胀,孙梅上半身完全伏
在我的身上,双臂更是紧紧地搂着我的肩膀,口中的声音早已充斥着极度爽快的
颤抖。

  「射……射了啊!」

  「乐乐哥……啊啊啊啊啊!」

  在我射精的那一刹那,孙梅的肉穴再度剧烈收缩,又一大摊阴精毫无保留地
喷射在我的小腹之上,而我也在孙梅的体内彻底释放。

  当天夜里,孙梅如愿以偿地睡在了我的身旁。听着她均匀的呼吸,我虽然在
她的安慰下心情稍好,但脑海里依然在思索着未来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就在夜深
人静之时,摆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一亮。我打开手机,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了简短
的几个字,却让我顿时振奋了不少。

  「我在姐妹bar,明天来见我。」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武悼天王冉闵 于 2018-5-16 18:2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