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尔梅瑞 发表于 2015-01-28
作者:jinshui1983
字数:5125


  我叫阿良,今年25岁,大专毕业后,就找了个网站编辑的工作,工作比较
清闲,因为我是个丝袜控和熟女控,平时没事就喜欢在网上钓熟女出来约炮。在
我心里一直以来有个梦想,很希望能来一次双飞,其实要实现它很容易,找两个
鸡就能够完成,可这种情况,玩起来也没有什么感觉,最好能够找两个良家来双
飞才有意思。所以为了这个梦想,每日完成工作后就继续在网上孜孜不倦地勾搭
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长时间的搜索,终于让我们锁定两个大约四十多岁
的熟女,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大多数要么离异,要么不受老公待见,她们不
像三十多岁的女人容易找个炮友,所以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一旦愿意和你发生关
系,通常不会介意你玩点疯狂的事情,甚至有时这种疯狂的事情还让她们兴奋。
这两位熟女经过我的洗脑和灌输,对3p都产生了一试的想法。于是,我约两个
熟女先在网上聊一下,我开了一个群,只有我们三人,我分别和两个熟女发了条
问候的信息,然后我发一些3p的图片。然后私信其中一个熟女芬姐,芬姐没有
什么表示,也许被图片给震住了吧。我又私信另一个熟女芸姐,芸姐发了个微笑
的表情。然后我想缓和一些气氛。就建议大家聊聊自己的情况。芬姐说,自己和
老公离婚几年了,如今自己开着一家内衣店,算是勉强糊口吧。芸姐说,自己和
老公离婚五六年,现在在一家化妆品店里当经理,经常有熟人给她介绍对象什么
的。可她都没看上。看到她们的情况,我心中不禁暗想,呵呵,真是天赐好机会,
原来是两个离异熟女,那她们一定深闺寂寞,正好是我得手的良机啊。聊着聊着,
聊到了性生活,两人都表示都许久没有做了。我也附和着。随着聊天的深入,终
于又聊到3p的话题,两人都表示有兴趣,但都保持着女性的矜持。于是,我就
坡下驴,说找个时间大家见个面,如果大家都没有兴致,就当多交个朋友,两人
都表示同意。于是和两人约好,说自己是个丝袜控,希望两位姐姐能够满足小弟
这个愿望,两个都发了个坏笑的表情,但我明白那是同意的意思。

  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好第二天,我开好房后,给她们短信地址。和她们聊完,
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倒头便睡,到第二天十点钟醒来,洗漱完毕,去超市买齐
一些约炮用的物件。然后去宾馆开了间标准间,然后把宾馆地址和房间号,分别
发了两个熟女:芬姐和芸姐。

  等了一会儿,终于响起了敲门声,我起身开门,没想到两个熟女竟然一起到
了,我把两个熟女让进房里。然后随手带上门。

  我指着其中一个熟女说,你就是芬姐,她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笑着说,
因为看了你相册了的照片,我说,不过,你比照片上要年轻漂亮得多。她听到我
这样说,笑得花枝乱颤。

  这位芬姐神似日本的av女星翔田千里,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紧身连衣包臀裙,
腿上是黑色的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黄色的鱼嘴高跟鞋。芬姐的头发高绾发髻,
脸上化着厚厚的粉底,眼角有些许鱼尾纹,不过这些在我这个熟女控来说,都是
特别的诱惑。

  而另一位芸姐则神似日本的av女星结城美纱,穿着一件粉色的浅绿色一步
裙,腿上是肉色长筒吊带丝袜,脚上是绑带高跟凉鞋。芸姐的头发侧向一边,微
微起着波浪,脸上薄施粉黛。

  两人被我让坐在沙发上,我坐在两个中间,看看芬姐,看看芸姐,她们也看
看我,互相看看,我们三人都微微笑着。为了缓解一下气氛,我提议看一看3p
的片子,两个没反对,于是我开始播放早已准备好的片子,这是一部生母和继母
抢夺儿子,最后两人却和儿子一起3p的故事。我特意选这样的片子,也非常契
合我们眼下的这种情况。

  现在屏幕上的画面是生母和继母在争抢儿子的肉棒,两人都想把儿子的肉棒
含在自己嘴里,所以抢来抢去的,最后儿子发话,两人才停下,两人伸出舌头,
一个舔儿子肉棒的左边,一个舔儿子肉棒的右边,这个场景,常常让我欲罢不能,
接下来,儿子先插生母,继母帮着儿子把肉棒放进生母的逼里,然后用两个手指
夹住儿子的肉棒,然后继母和儿子搂抱在一起,舌吻着,而儿子的肉棒则在继母
的玉手夹动下插着身下的生母,接着,又换继母躺在下面,生母和儿子舌吻,最
后又换生母跪爬着,儿子在激烈地抖动下载生母的逼里发射。

  在这样的剧情刺激下,我们都放松了下来,我的手不知不觉将两人搂向我,
两人都很顺从地靠向我。然后我又腾出手,在两人的丝袜腿上开始摸来摸去,摸
了一会,在她们的丝袜腿和屏幕上的剧情的双重刺激下,我的小肉棒开始膨胀了。

  于是,我大胆地拉开拉链,掏出鸡巴,让我的鸡巴直挺挺地竖立在两人面前,
我对两人说,两位姐姐啊,看得有点受不了,放出来凉快凉快。两人都笑了。我
随势,将两人的靠近我的手,拿向我的鸡巴,我让芬姐握住我的鸡巴前端,让芸
姐握住我的鸡巴末端,我的滚烫的鸡巴被两人的手完全握住,只有鸡巴尖稍微露
出,她们握了一会,我又让两人用丝袜腿弯分别夹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在芬姐的
黑色丝袜腿弯和芸姐的肉色丝袜腿弯的夹过下,变得更加蓬勃。

  于是我说,两位姐姐,我先侍候哪个啊。嘴巴上说着,我却早已将芬姐放倒
在沙发上,分开她的丝袜腿,挺枪插进她的逼里,她的丝袜腿缠住我的腰,我一
边插着身下的芬姐,一边拉过芸姐,和她舌吻在一起。而她大概也因为刚受到黄
片的刺激,和我吻得很热情,两手还揉着我的奶头,而我身下的芬姐在我的大鸡
巴的抽插下,则轻声叫着,这样插了一会,我拔出鸡巴,站起身,让芸姐爬在茶
几上,我从后面插进芸姐的逼里,我的手在芸姐的肉色吊带丝袜美腿上摩挲着,
而躺在那里的芬姐此时也爬了起来,站着和我身贴身,和我舌吻起来,我挺腰插
着身下的芸姐,这样插了一会,一个没留神,鸡巴前端一热,竟然在芸姐逼里发
射了。在射的时刻,我的抽动更激烈了,而和芬姐的热吻也更缠绵,直到我的鸡
巴完全在芸姐逼里软下来,我才和芬姐结束热吻,这才意识到我刚才是没带套,
完全是内射了这个四十多岁的神似结城美纱的熟女,我故作不好意识,解释道,
因为和姐做得太爽了,所以忘了拔出来,按事先约好的体外排精了。没想到芸姐
并没有怪我,还把我搂住,和我吻了一下,说道,姐被你射得很爽,你不知道,
好弟弟,你的那股热精射到姐的子宫头了,不过姐很爽。我担心地说道,不会怀
孕吧。芸姐说,可能会怀哦,到时你要负责哦。看我露出担心状,芸姐立即大笑
道,看把你吓得,真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别担心,姐查过,姐怀不了,就
是因为这个,才跟那个死鬼离婚的。呃,竟然勾起了芸姐的伤心事,我赶忙抱住
她,安慰她。

  谁知这时旁边的芬姐却又意见了,说,呦,看把你们小两口给黏糊的。我一
听就知道,这时怪我冷落了她。我赶忙也把她揽入怀中,说,两个姐姐都是我的
宝贝。芬姐一点我的鼻子,那你射你芸姐里面,不射你芬姐里面。

  旁边的芸姐赶忙来给我解围,她用丝袜脚调戏着我的鸡巴,说,来让姐帮你
弄硬了,待定要把好好地射射你芬姐。

  看着芸姐这样,芬姐也笑了,说道,跟你们闹着玩呢。说着也伸出一只丝袜
脚来摩挲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在两位美熟女的丝袜脚的夹攻下,很快地度过了不
应期,再次焕发了生机。

  于是我提议像刚才黄片里那样玩,让她们两个给我口交,两人对我笑一笑,
那意思就是同意了,接着两人蹲下身,先是芬姐捏住我的鸡巴,伸出舌头,舔了
一下我的鸡巴,然后又是芸姐捏住我的鸡巴,伸出舌头,舔我的鸡巴,然后芬姐
舔我的鸡巴左边,芸姐舔我的鸡巴右边,最后两人的舌头交缠着我的鸡巴,我被
舔得有点要爆了。

  我拉起两人,一起走向大床。我先让芸姐躺下,我挺枪插进她的逼里,我让
芬姐在我背后用力,这样就好像我们两个在一起操芸姐似的,芬姐还打趣道,说
我个小子真鸡巴会玩啊。尽管她嘴上这样说,可实际上,还是按照我的要求做了。

  我一边操着芸姐,一边拿起芸姐的丝袜脚,放到嘴巴,开始贪婪地啃了起来,
啃得芸姐直叫痒,可我还是没有放掉她的丝袜脚。这样一边操着芸姐的逼,一边
啃着芸姐的丝袜脚,而芬姐则在我背后顶着我,我感受到她的丰满的乳房磨蹭着
我的背部,接下来换芬姐躺下,芸姐在背后蹭我,我照例操着芬姐那四十载的中
年逼,舔着散发脚汗味和皮革味的丝袜脚,而我背后的芸姐则用力地顶着我,我
感受着她的乳房和我的后背的磨蹭,她用的力道明显比芬姐大,感觉她也想操芬
姐似的。最终在这种刺激下,我的鸡巴一抖,也在芬姐逼里发射了。而我背后的
芸姐好像感受到我的射精,顶的频率更迅速了。

  射完以后,我翻身躺在芬姐旁边,芸姐也躺在我的旁边,我搂着两个姐姐,
小睡了一会。

  等醒来后已到了傍晚,我提议出去吃饭,两人都同意了。

  吃饭回来,我提议去洗澡,于是我们三人脱掉衣服,去了洗漱间,洗漱的时
候,我捏捏芸姐的乳头,又捏捏芬姐的大屁股,两个也不见外的给我的鸡巴涂浴
液,我们就像真正的夫妻似的调笑着。

  洗完出来,看到两人腿上光光的,这对我这个重度丝袜控来说,实在是有点
扫兴,可让她们穿刚脱下的丝袜,实在有点不近人情,就尝试得问了一下两人有
没有备用的丝袜。没想到还真有,一想也对,像丝袜这种很容易勾丝的东西,有
心的女人总是会想准备卫生巾一样,常常备着一双带着身边的。尤其熟女更是如
此,因为熟女的腿通常来说都有点瑕疵什么的,需要丝袜这种东西来遮掩一下,
可对我这个丝袜控来说,却勾起别样的意味。

  而芬姐和芸姐都是有心的女人当然会备着一双备用的丝袜,而且是颜色不同
的丝袜,这样一来,原先穿着黑色丝袜的芬姐如今换上了一双肉色的斜格纹丝袜,
原先穿着肉色丝袜的芸姐如今换上了一条黑色的菱格丝袜。

  看着四条丝袜美腿完美地呈现在我眼前,我再一次膨胀了,我的鸡巴在两个
姐姐面前,傲然挺立着,突然我脑中产生一个想法,于是我对她们说,不如我们
玩一下角色扮演,她们都笑了,说怎么角色扮演。我说,就按刚才看的片子,我
演儿子,两位姐姐演生母和继母。她们问道,那谁演生母,谁演继母啊。

  靠连这个还挣,真是的。我说,我们可以变通一下啊。我就是好儿子。你们
分别是芬妈妈和芸妈妈。两人听完,相对一笑,说道,你小子真会玩啊,亏你想
得出来,今天咱姐们就陪你玩到底。

  说着,我们就开始了。我挺着鸡巴,说道,芬妈妈和芸妈妈还不替儿子来消
消肿。说着,两人开始蹲下身,分别舔着我的鸡巴的一边,最后两人的舌头并在
一起,舔着我的马眼,给我舔得血脉贲张。接着,我又让两位妈妈用丝袜美腿夹
住我的鸡巴撸弄,撸了一会,我瞅着一个机会,将芬妈妈搂在怀中,亲了一会,
我架起她的一条丝袜美腿,鸡巴向上挺,插进了她的逼里,而一边的芸妈妈看到
这样的情景也很配合地在我的后面磨蹭着,我一边插着一边说道,芬妈妈的逼好
紧啊,一点都不像生过我这个好儿子的,现在好儿子的大鸡巴又有回家的感觉,
又插着芬妈妈的小紧逼里。而此时芬妈妈,也很配合地说道,好儿子的鸡巴太棒
了,插得芬妈妈的逼好舒服,好儿子把臭精液全射进芬妈妈的逼里吧,好儿子把
芬妈妈操怀孕吧。芬妈妈要给好儿子生宝宝。听着这个熟女说着这样淫荡的话,
我不禁更有点情不自禁了。这样插了一会,在想要发射之前,我拨出鸡巴,放下
芬妈妈,架起旁边的芸妈妈的丝袜美腿,挺身插进了她的逼里,而刚被拨出鸡巴
的芬妈妈则磨蹭着我的后背,说道,好儿子怎么不插芬妈妈了啊,芬妈妈的逼好
像好儿子的大鸡巴插。我说,这不还有芸妈妈吗,芸妈妈的逼,也需要好儿子的
大鸡巴插啊,好儿子的鸡巴既插芬妈妈的逼也要插芸妈妈的逼,两个妈妈的逼,
好儿子都想插,可好儿子只有一根鸡巴啊。而被我插着逼的芸妈妈被我这样淫荡
的对话给逗笑了,我说,芸妈妈笑什么啊。她说,没有,芸妈妈被好儿子的鸡巴
插得太舒服了。听到她这样说,我故意更用力插她的逼了,在我大力抽插的状态
下,这样插了一会,感觉到又要发射,我想,如果这样站着发射,精液可能就流
下来的。我说,好儿子像射了,不过好儿子的精液想完全射进芸妈妈的逼里,不
像浪费一滴,咱们到床上吧。

  说着,我抱起芸妈妈,我的鸡巴还在芸妈妈的逼里,我们走到了床前,我把
她放在床上,我顺势向前,挺身开始继续插她,我大力地抽动着,最后一股热浪
冲出我的鸡巴前端,我再一次在她的逼里发射了。

  射完后,我爬在她身上,喘着粗气,原先在背后的芬姐此时躺在了旁边,看
着我,说道,下一次要射我逼里。听到这个熟女如此计较我在谁逼里发射。我的
心里别提多美了。

  我翻身搂住她,说,那只有芬妈妈能让变硬了,一切都听芬妈妈的。说着,
她用丝袜脚开始撸我射过精的鸡巴,大概是年轻力强的缘故,在她的丝袜脚小撸
了一会,我的鸡巴又再次膨胀起来,因为被我射过两发,芸姐已经动不了,就躺
在旁边看着。我挺枪插进芬姐的逼里,将芬姐的两条丝袜美腿架在脖子上,我的
腰大力地摆动着,接着我又拿住芬姐的一只丝袜脚放在嘴边,开始舔了起来,我
一边舔着丝袜脚,一边插着芬姐的逼,在芬姐的喊叫声中,我再次在芬姐逼里发
射了,这次射完以后,我完全有一种身子被掏空的感觉的。

  我们三个搂在一起,甜蜜地睡到第二天上午,我们醒来,到了退房的时刻,
我们都依依不舍,相约有机会再来一次。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2015-1-29 00:17 编辑 ]